當前位置: 資訊首頁 / 行業新聞 / 正文 /

2020年全國帶量采購一線實操預判

發布日期:2020-01-13 瀏覽次數:0

來源: E藥經理人 

2019年是國家藥品集中采購創新的關鍵一年,也是重大變革推進落實的一年。藥品集中采購進入醫保局時代,藥企正遭遇著各種政策及市場調整所帶來的陣痛。國家聯采擴圍的示范降價、河北兩病專項采購的強力降價均預示著2020年集采充滿著不確定性。新形勢下,作為三醫聯動的重要一環,藥品供應保障鏈條越來越強化“臨床合理規范使用”,在整個經營策略中。藥品價格的變化與調整同樣也處于一個“把握全局、抓住關鍵、謀定后動”的悄然轉變時期。在“藥品招標+銷售采購”呈現一體化的背景下,藥品采購政策的梳理、判斷、分析以及快速、有效的落地應對,將是決定藥企之間互相競爭、誰能勝出的決定性前提。

2020年則是藥品集中采購制度創新全面鋪開的一年。伴隨著藥品全生命周期監管治理逐漸走向成熟,醫藥行業野蠻生長的年代已經成為過去,高毛利+高費用的灰色營銷模式走向終結,全國藥品帶量采購混戰時代正式到來。

01 采購集中度高度提升

新的一年,品種方面,預計會高度提升采購集中度,分別體現在目錄準入、品種、藥品標化三個層面。

目錄準入方面,國家基藥目錄1+X配備的強力推進,各地省增醫保目錄442的三年布局調出,都給企業帶來極強的壓迫感。

2020年,各省新一輪藥品帶量采購中,首先在采購目錄的制定過程中,醫保目錄及新版國家基藥目錄納入已是板上釘釘,與此同時,負面清單——監控目錄品種的調入,相當于再次出清。

除此之外,2019年國家衛健委下發《關于推進緊密型縣域醫療衛生共同體建設的通知》以及《關于開展緊密型縣域醫療衛生共同體建設試點的指導方案》,相關政策很明確一個縣域醫共體意味著一個新的采購主體、支付主體,藥企將面對500個縣組成的上千個醫藥采購、支付主體。采購目錄的準入拿捏,“怎么進、怎么出、什么時候進、什么時候出、怎樣用時間換空間”等一系列問題考驗著市場準入人員的智慧。

品種方面,繼4+7、聯采擴圍之后,第二輪國家聯合采購共計33個,覆蓋糖尿病、高血壓、抗腫瘤和罕見病等治療領域。各地帶量采購方面,江西首批采購目錄風傳為52個。再結合2019年武漢GPO、河南陽、河北兩病專項采購的情況來看,預計地方將沿襲國家路線,先選取部分采購金額高、影響大的品種進行試點采購,對于生產企業的要求是,從品種選擇布局層面,要從以前的大而廣轉向精而細,要集中精力做好關鍵品種,從原料等各項成本方面、藥物警戒體系等質量管理方面,力爭做到最優最好。

藥品標化方面,在競價組劃分環節,將適應癥和功能療效類似藥品優化組合和歸并,減少議價品規數量,從而封殺奇型怪劑,將成為主流趨勢。此次武漢GPO,口服常釋劑型分為一組;有效成分含量相同,命名不同或酸根、堿基、金屬元素等不同也歸為同種藥品。其實已經提醒醫藥界,再靠單純的規格與層次避開競爭,今后將越來越難。

02 采購方式更為激進

2020年,各省級帶量采購包括各醫聯體(醫療機構)的采購參與度將繼續強化,分類采購的思路仍將沿續。對于用量大藥企眾多的產品,各省將以國家聯采為藍本進行集團采購,用量少及部分獨家、專利藥品將開展議價確標或談判。同時,備案采購、撮合交易、詢價采購將呈現常態步驟。

河北兩病將品種降至幾分錢一片、安徽部分常用藥品及第二批抗癌藥集中帶量采購談判議價平均降幅35.16%,浙江以不高于同品規產品最低價的70%和原研進口產品的49%的低值作為控制價允許調入已在線交易同品規產品等一系列現象預示著,2020年全國各省城市公立醫院市場未來萎縮的速度將遠大于增速放緩的增長速度。醫院將擁有采購的話語權和決定權,尤其是在臨床路徑與按病種付費的背景下,資源利用控制將更加嚴格,將講究療效確切的同時醫院將主動參與成本控制。

雖然藥品價格下降是趨勢,但筆者認為,藥品價格并不能決定一切,從醫療機構的角度出發,疾病輕重緩急、資源投入高低、治療方案的簡易難雜將是決定藥品在臨床使用的關鍵因素,因此,誰的藥品性價比高,誰才能稱雄王者。單純的降價或者提價思維方式,也將被潮流淘汰。面對“醫學驅動+市場準入+藥品采購”的新時代,行業已經進入了結構調整、全面整合的時期,每個人都應該從容應對相關挑戰。

03 藥價調整要符合雙重規律

2019年11月29日,國務院深化醫藥衛生體制改革領導小組正式印發《關于以藥品集中采購和使用為突破口進一步深化醫藥衛生體制改革的若干政策措施》(國醫改發〔2019〕3號),《若干政策措施》在總結提煉地方經驗的基礎上,進一步明確了集中采購的方向,明確了“騰空間、調結構、保銜接”的改革路徑,有利于指導各地進一步提高認識,堅定深化醫改的信心和決心,有利于進一步推動重點領域和關鍵環節的改革破冰前行。帶量采購壓縮利潤空間,基藥制度壓縮使用空間,醫保支付制約支付空間,未來的藥品價格管理政策壓縮調整空間,正在研究的公立醫院購銷領域構建誠信體系和懲戒體系又會規制行為空間。

存量出清的背景下,微利時代來了。作為一名醫藥從業者,希望藥品能夠擁有合理的利潤,因為企業要持續健康發展,視企業為家的員工希望得到進步成長;作為一名普通消費者,希望能夠得到質優價廉的藥品,解除疾病痛苦,改善生活質量。從某種程度上來說,基于公共利益的角度出發,確實有必要對藥品價格加以規制。

單純地將藥品采購價格交給市場監督或行政監管,并不會真正起到“效率優先、兼顧公平”的作用。從行政管理角度,更多的應該從提高價格資源配置導向性基礎的角度出發去考慮問題,具體反映到價格層面,那就是一味地進行藥品降價是不可持續且違反市場規律的,這樣帶來的后果只能是抑制、扭曲制藥企業的創新發展。藥品價格政策的制定,要充分考慮既能在減輕群眾負擔的前提下激發藥品生產企業創新發展的活力,又能具備政策推進的邏輯性和可實施性,這才能體現出藥品價格管制的成熟與先進性。通過近年來的相關舉措不難看出,路徑其實已經有了,關鍵是看政策制定者如何結合實際情況制定措施并加以強化推進。

獵才二維碼
我要久久综合色久久,亚洲伊人色综网